书库排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书·入库 > 校草护花 > 正文 274章 凭谁妙语能解颐 下(作者:相晓云溪1)
{?$article_title|truncate:14:?}

《校草护花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274章 凭谁妙语能解颐 下

    第二百七十四章凭谁妙语能解颐下

    “子长,当然,我见大家都很疲累,虽然你以万圣朝元为大家修复了修为,但是,说到底,谁也没有真正见识过万圣朝元的功效是不是真的,而且那三个人所展现的实力,我想即使我们几人在全盛时候,也未必是他们的敌手,更何况,他们还有那么多的枪手虎视在一边。!所以,当时我权衡再三,如果双方交手,即使我们赢了,也是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,那样明显地不划算,所以,我才想出那个主意,将你的心法典章解释成他们的佛法留存。却万万没想到,他们竟然因为我简单的几句话,那么放弃了与雪山老祖的合作,放弃了争夺雪莲的大好机会,你认为,这一切,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啊,对啊,我,我怎么没想到啊。”杜子长恍然。

    “而且还有重要的一点,你虽然并没有说多少自然门的心法,但是以塔杰夫和雪山老祖的见识,一定知道这是一门高深的心法,他们,作为当世的强者,距离圣者之路最近的强者,会置这样难得的心得于不顾吗?还有,玉龙雪莲是修行者的圣药,他们真的能拒绝这巨大的诱惑吗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有这两样,任何人都不可能放弃的,除非他不是修行者,这门心法与雪莲对他才会毫无诱惑,否则,他们那是别有用心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终于开窍啦,那么,我的任务是不是完成啦。”张子涵优雅地笑笑,像极了一个极其称职的员工。

    杜子长认真地看着张子涵,“没有,你的任务才刚刚开始,因为,我现在要你与我一起来探索这门深奥的《自然法则》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为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,这里除了你,你让我找谁?”

    “还有小凤姐啊,她的心法是专门为你量身定制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——”杜子长紧紧抓住张子涵的双手,“子涵,我相信只有你跟我在一起,我们才能破解开这自然的法则。来吧,现在大敌当前,我需要你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张子涵轻叹一声,“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杜子长说:“我也希望如此呀,可是,现在我们身处惊涛骇浪之,要想急流勇退又谈何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张子涵感到杜子长的双手在颤抖,她的心一痛,明知这样做,对他是何其的残忍,但是,她知道,如何自己依然当断不断,那么,范蔚婕和霍伯豪、公孙杰的悲剧会在自己三人身重新演,所以,现在自己一定要将这苦涩的爱情扼杀在萌芽状态。

    然而,便在这时,杜子长的真元已经通过她的双手进入到了她的经络之。

    张子涵微微一惊,原来他们经络交溶的时候,杜子长的真元要想进入她的经络之,一定要经过她的双手的神门穴,或者是直接通过脉门。而这一次,他们仅仅是双手略一接触,他的真元已经如水银泻地,直接进入到了她的经络之。

    她心一动,这难道是自然心法吗?

    仿佛知道了张子涵心的疑惑,杜子长的神识清晰地传过来,“子涵,这是自然心法,正是你刚才翻译的心法。我发现,依照这样的心法,我们的真元可以更加密切地交溶。当然了,我也根据心法,再次改进了我们之间真元运行的途径,真没想到,我们的真元竟然可以这样运行的呀。”

    张子涵更是惊骇,原来她跟杜子长经络交溶时,虽然非常地自然,却无法进行有效的沟通,而现在,杜子长几乎是在指引她。更为妙的是,杜子长的真元一旦进入到她的经络,立即在十二经脉之到处游走,竟然不再依循十二经脉的顺序,便如风吹湖面,不着一丝形迹,却在一瞬间留下层层涟漪。

    这感到非常的妙,仅仅是呼吸之间,张子涵便觉得自己身心无地涤荡,整个人犹如浴火重生一般,她感到自己的经脉在这一呼一吸之间,变得畅通无。也是说,她的经脉在杜子长强大之极的真元洗礼之下,已经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而杜子长刚更加的兴奋,因为,依照自然心法,他现在真元在大周天运行的更加快捷,时间更是缩短了许多。

    如果说,以前杜子长的真元运行是踏了高速路,那么,现在的他完全是在飞行,天马行空式自由地飞翔。

    是的,杜子长现在的感觉是在飞翔。

    然后,他渐渐地发现,自己和张子涵便真的在飞翔。

    他依然在呼吸,不过,同样的呼吸却发生了根本的改变。

    呼——呼尽胸浩然之气。

    吸——吸尽天地之间无穷能量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呼吸——修行者的呼吸!

    杜子长恍然而醒,原来自己这半年来,虽然一直在修行,可是,也是从这一刻开始,自己才算是正式踏了修行之路。

    他暗想,原来,所谓的修行并不是刻意感受天地的律动,而天地的律动却自然在丹田之,这是自然而然,一往无前的真义吧。

    自己的师父一定是洞悉这个秘奥的,但是,他却并没有传授给自己,如果在以前,他一定会认为老家伙是有所保留,而现在,他却是认为,这正是老家伙的高明之处,因为,只有当自己的境界有所提升之后,心原有的锢垒才能自然而然的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这是水到渠成的道理!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不是杜子长掌握了自然心法,那么,他这一水到渠成必定要相应地退后很长时间,说不定是几个月,说不定是几年、甚至几十年,这完全是一个契机的问题。这也是有些修行者,虽然他的真元无地浑厚,却一直无法突破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所以,从某种意义来说,杜子长是幸运的。

    他幸运地遇到了一龙赵行天,当然,遇到一龙赵行天的人多了去了,然而,也只有他才能得到赵行天一百五十年的修为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他别人幸运,而是他别人善良。

    这以后,他顺利地得到了金凤果,虽然不免于巧合,但是,与他的努力却是密不可分。再后来,他在佘郁林的创意之下,创建了槐树花派,看似更加的幸运,其实却正是他人格魅力的大爆发,也是从那一刻起,他终于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傻小子,蜕变成了人人景仰的大英雄。

    以后所发生的一切,不过是对他人格的一次次检验,从挺身而出成为雪域雄狮的人质,到后来与摔碑手秦童决斗,再到后来彻底挫败以青叶为首的雪域雄狮的疯狂反扑,与同一会的诸多阴谋。这些,无一不在激励着杜子长那颗坚定的心。

    是的,无论他最终面对怎样的险山恶水,他也要在自己选定的这一条路奋勇前进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的他并不是一个人,在他的身后已经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团体——槐树花派。

    现在,没有任何一个人,或者一方势力敢于无视槐树花派的存在,因为,现在的槐树花派已经具有了与任何一方邪恶势力周旋到底的能力。无论他们是雪域雄狮,还是同一会,还是现在的雪山门,当然,还有那些境外的非法势力,如塔杰夫,等等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会不遗余力地出来阻挠槐树花派的发展,但是,他们也会在这同时,惦量自己,是不是有这样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也是白天塔杰夫黯然离开的主要原因,至少在目前,他还不愿意在表面与杜子长撕破面皮。

    是的,这一切正是杜子长的幸运,也只有他才能拥有这一份与众不同的幸运!

    夜已深,微风很凉,在绝域雪原亘古不变的夜色里,却忽然渗进了两个似有若无的影子,他们那么静静地飘浮地茫茫雪原之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感知到他们的存在,因为,他们与四周的一切是那么的融洽,他们是自然,或者说,他们已经融进了大自然之。

    忽然,这两个飘浮的影子竟然一阵凝滞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的神识之出现了一个人影,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张子涵轻声的说:“赵伯伯!”

    第二百七十五章泰山暗渡英豪气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