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2345 - 历史小说 - 大明国舅爷在线阅读 - 第四百四十九章:悲催的倭子和谈使

第四百四十九章:悲催的倭子和谈使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,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谈判场所的大殿前,看着扭扭捏捏的德川家康跟前田利家,舒尔哈齐不禁一脸戏谑的开口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用说,对于德川家康他们进场谈判前的搜身规定,舒尔哈齐他们可是执行得相当到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比起前一天只有几十人的围观不同,在听倭子使者被脱光搜身的消息后,这一次,不光来了更多的羽林卫和女真军士看热闹,就连被安排在二丸的那些皇室、公家贵族们都来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将军,能不能……能不能让他们,暂时回避一二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周围那密密麻麻,一脸戏谑之色的众人,德川家康跟前田利家不禁一脸哀求的望向了舒尔哈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来的那么矫情,又不是没脱过!我可告诉你们,小伯爷可是早就进去等着你们了。这要是让小伯爷等着急了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一脸羞愤尴尬的德川家康二人,舒尔哈齐却是不禁十分‘贴心’的提醒起二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!脱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李诚铭已经等着了,对视一眼的德川家康二人,只能在一众明军的注视下开始了屈辱的脱衣‘搜身’!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在上千明军和倭子皇室与公家贵族的注视下,或许是为了快点儿结束这屈辱的一幕,德川家康二人倒是比昨天的速度快了不少,很快便将自已扒成了光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嘁,就这么小点儿?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为啥叫小倭子,嘿嘿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二人把自已又扒成光猪后,耳边瞬间便响起了一众看热闹的明军那戏谑的调侃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搜查仔细点儿,万一他们心怀怨念,藏了暗器在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让德川家康二人没想到的是,比起前一天只是被扒成了光猪意思了一下不同,这一次,明军竟然真的对他们已经扒成了光猪的身体,如同牲口一般进行了详细的‘搜查’!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原本快速扒光了衣服,想要快点儿结束这屈辱一幕的二人,顿时不由得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应该是没事业行刺利器,进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度日如年的二人,耳边总算是传来了舒尔哈齐那如同‘天籁’般‘大赦’声。然后在一众明军的哄笑中胡乱套上衣服就往谈判的那间大殿跑去,仿佛那里已经成了庇护所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伯爷,您这……您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德川家康二人狼狈逃进谈判大殿时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呢,却是被双目赤红,如同一头恶狼一样盯着他们的李诚铭吓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该不会这明国伯爷也喜好……’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李诚铭那赤红的双眼和恶狼一样的眼神,本身就养有‘小姓’男色的的德川二人,顿时不禁神色一变,面面相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除了丰臣秀吉这个从底层爬起来,一生只好女色的‘天下人’外,其它倭子大名蕃主们,养‘小姓’、好男风那可是普遍得很,甚至被当成了一种‘雅好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再是‘雅好’,若是轮到了被那啥的是自已,德川和前田两个家伙也还是显得十分不自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石见银山一年的产银量最少也在一百万两左右,高的时候一百五十万两也很平常。再加上安艺银山、生野银山等等大小银山,你倭国每年的白银产量怎么也有五百万两左右。若是再加上黄金的开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德川家康跟前田利家两人担心‘晚节’不保之地,耳边却是传来了李诚铭那贪婪至极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这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听到李诚铭这自顾自的一番计算,德川家康二人顿时便被打了一个‘措手不及’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别说他们了,就是丰臣秀吉这个‘天下人’,对于倭国的白银年产量,也并不是太清楚的。毕竟像石见、安艺这等大银山,都处于毛利家的领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爵爷替你们算了算,就从嘉靖十二年间你们开始用‘灰吹法’炼银到现在为止,按你们一年五百万两白银的产量,六十年算下来就是三万万两!再加上你们同样使用‘灰吹法’开采冶炼了六十年的黄金,以及你们过往的存储的金银,加起来就算个五万万两也不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二人有所反应,李诚铭通过一番‘计算’过后,却是给二人报出了一个令他们目瞪口呆的天文数字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万……万两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李诚铭报出的这个数字,终于回过神来的德川二人,却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向了对方,眼神中满满的都是疑问,‘我们真有这么有钱?’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本爵爷宅心仁厚,只要了你们三万万两的赔款,你们居然还敢讨价还价。如此欺瞒本爵爷,是可忍,孰不可忍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目瞪口呆的二人,李诚铭这才露出了自已真实的目的,把前一天被二人磨下去的两千万两又加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伯爷,这……这帐不能如此算啊!就算吾国能够一年开采出如此多的白银,那也要开销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李成铭这纯粹就是理想的数字计算,终于反应了过来的德川二人顿时忍不住哀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国土狭小的倭国,每年光是从大明进口的生丝数量都在十几二十万斤左右,就更别说其它物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即便对倭国的银产量和开销并不清楚,但二人也知道,三万万两白银是怎么也拿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更何况,像石见银山等都在毛利等家,就算是太阁大人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你们是脑子转不过来弯还是怎么的?那银山又不在你们领地内,银子多的多出,少的自然少出,你们干嘛替别人操心?总之,三万万两,一两也不能少!”

        开玩笑,面对三万万两银子这个要价,连王冰都劝不回来李诚铭,又更何况德川家康跟前田利家二人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摞下一句没得商量的话后,李诚铭却是再次甩手走人了,只留下了德川家康二人在殿内面面相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八嘎!三万万两白银,亏他开得了口!这就是把太阁大人和吾等都当银子炼了,也凑不出如此多的白银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李诚铭离去之后,前田利家顿时不便忍不住破口大骂了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为刀俎,吾我鱼肉。前田君,吾等还是留着力气在这里等吧。看明天这位小伯爷能否冷静些,然再慢慢儿磨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暴怒的前田利家不同,德川家康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一屁股又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样子,这二人竟是不打算走了,准备就在这殿内熬到第二天,以免明天再受一次脱衣搜身之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