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2345 - 其他小说 - 斗罗:开局拒绝加入史莱克阿罗汉在线阅读 - 第84章 他们真不是一个爹

第84章 他们真不是一个爹

        “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阿罗汉与雪清河正在交谈的时候,邪月几人见状,也纷纷朝着这边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,阿罗汉便向几人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来了。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。这位是当今天斗帝国的太子雪清河殿下。而旁边这位,则是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,宁荣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太子殿下,和七宝琉璃宗小公主。我们有礼了。”邪月几人倒是面色平淡,毕竟在怎么说他们也是武魂殿中人,其中一个是教皇比比东的弟子,另外两个的老师是菊鬼斗罗,身份可一点也不比天斗太子差。

        雪清河微微一笑,其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,说道:“如果不是武魂殿发出消息,说你们这代是黄金一代,我都有些不敢相信。如此天赋,可是武魂殿未来的福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,目光还落在了胡列娜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必这位,就是教皇冕下的弟子吧。不愧是为人中龙凤,能得到教皇冕下的青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殿下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雪清河的赞叹,胡列娜自然不能驳了他的面子,再怎么说她也是教皇的弟子,现在她的一言一行,可是代表教皇的颜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都是老师的垂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教皇冕下是个好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清河轻笑一声。不过没有任何人能看到,他眼底深处所隐藏的情绪,有痛恨、有嫉妒、有不解,以及,隐地最深的…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,“清河,荣荣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,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,宁风致和骨斗罗古榕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雪清河的后面,并一脸笑意地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骨爷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荣荣连忙松开了雪清河的衣服,兴奋地跑了过去,投入宁风致和古榕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宁叔叔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清河恭敬的向宁风致鞠躬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牵着宁荣荣的手,来到他的面前微微一笑,“清河,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,不用这样。而且这一次还是在荣荣的宴会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行,礼不可废。”雪清河微笑着道:“您是长辈,又是清河的老师。要是让父亲知道我对您不恭,恐怕要打折我的腿了。而且更因为这里是宴会,清河更该注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对此,没有过多地强求。只是将目光,看向了阿罗汉等人。笑着道:“各位武魂殿的小朋友,你们好啊。我们有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罗汉几人见状,赶忙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风致微笑道:“不必客气,你们不用把我当成什么宗主。不过话说回来,我想我在这你们也放不开,既然如此我就先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来就是要带走宁荣荣,对阿罗汉他们到底准备有什么动作,也并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菊鬼斗罗,有着剑斗罗尘心盯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宁风致和宁荣荣尽皆离去,雪清河也不在多待,打了一个招呼后,就独自朝一些前来参加宴会的大臣们走去,相互交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众人尽皆离去后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雪清河倒是还蛮耐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列娜望着雪清河离去背影,很显然,雪清河给她的感官并不差,“他这样子和他那个叫雪崩的弟弟比起来,实在是好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耳朵微微移动,阿罗汉疑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娜娜,你见过他的弟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诺,就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列娜朝着舞厅那边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罗汉回头,就看见一个身穿华服的少年,正用一种叫记恨的眼神看着他们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得罪他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他先得罪娜娜的。”面对邪月对胡列娜的询问,焱率先出声,一脸愤恨地用充满火气的话语说道:“那家伙就是个登徒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闻言,眉头纷纷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反倒是胡列娜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,“我没什么大事。反倒是他,被我教训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罗汉瞅着雪崩那边好像还在叫着什么人的时候,嘴角甚至勾起一抹笑容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“我看那个叫雪崩并不会善罢甘休。你们看他那样子,好像在笼络着一些少年魂师,应该是准备对我们几个发难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正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邪月目光一冷,敢“欺负”他妹妹,管你是什么皇子。“我们还没借口出手完成教皇大人给的任务呢。那家伙倒是能帮我们大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切,不提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列娜摆了摆手,有些不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那个叫雪崩的废物,真的和那位太子雪清河是一个父亲生的吗?怎么两相对比之下,言谈举止之间,竟然能够差这么远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倒是真的,的确不是同一个爹。

        阿罗汉吃着甜甜圈,认真地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穿越者,他可是知道雪清河的真面目。不过话说来,这个雪崩也不是真废物,这个状态,更多的是一种伪装而已。否则…

        呵呵,恐怕早就死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胡列娜这样子,不会看上雪清河了吧。要是真对一个人充满兴趣,那么她距离沦陷就真的不会远了。要是到了那个时候…

        或许雪清河会撕下他的伪装,用绝世的姿色,对胡列娜柔声说道:“其实我也是一个女子。而且身份上,我还是你老师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阿罗汉忍不住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罗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邪月注意到了阿罗汉的笑容,不由得凑了过来,用肩膀碰了碰阿罗汉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你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想到一些高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罗汉当然不可能给邪月解释自己在想些什么,否则的话,绝对会被当成傻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兴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邪月眼中流露出一丝狐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什么,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此刻的阿罗汉也没有过多理会邪月在想什么,反而啊凑到胡列娜旁边问道:“娜娜,你应该不会看上那个太子雪清河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嫌弃的眼神打中了阿罗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且先不说他是天斗帝国的太子。更何况他的样子,也不是我的菜。我的男人,实力一定是要比我强,而且还不能是那种舔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前半句,阿罗汉点了点头。不过听到后半句的时候,他就用怜悯的目光看向了焱。但显然,焱那个家伙没有丝毫的觉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