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2345 - 历史小说 - 穿书后我和民国大佬又HE了在线阅读 - 第046回 患难见真章

第046回 患难见真章

        钟家戏院这场大火,终于在众多人的齐心协力下得以扑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幸的是整座戏院被烧得面目全非,损失无法估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幸运的是没有人员死亡,仅有几人在救火时受点皮外伤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黛把连北川带到钟跃面前,他没想到连二爷能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钟跃本想跟连北川说些感激的客套话,但连北川没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北川问得直截了当,是否搞清楚起火的原因?是否是人为所致?需不需要警察署那边介入调查?后续重建需不需要商会帮忙?

        钟跃彻底呆愣住,他身边的钟秀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将此时,陆铭泽也闻讯赶到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自家修建起来的戏院就这么被毁掉,他心里也不大好受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铭泽诚心实意地表明,“两位班主放宽心,重建这块由我们陆记来做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青黛先是被连北川和陆铭泽的行为感动不已,可很快就回过味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北川是要借商会之名给钟氏兄妹放贷,陆铭泽更是要通过重建赚取他们的钱财。

        皆是在商言商之举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他们双方都没考虑到另外一个重要因素,钟家大戏班下一步该如何重新赚钱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能赚钱的话,以上那两条根本没法实施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黛揪了揪已沙哑的嗓子,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闻声,众人俱把目光转移到她身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两位班主没什么异议的话,我们醒狮茶楼的场地可供戏班随意使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连北川腹笑,还是顾青黛最会打如意算盘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铭泽也暗自感叹,顾青黛这见缝插针的功力越来越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北川和陆铭泽不约而同为顾青黛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们俩完全没必要这么做,钟氏兄妹早有自己的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钟家大戏班本就与醒狮茶楼合作了一段时间,顾青黛又在分得利益这块比较大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黛今日去往钟家,他们就是想趁机和她商讨,新一年里增加在茶楼的唱戏场次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秀在得到钟跃的首肯后,表态同意顾青黛的提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以后就要经常麻烦顾掌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麻烦呢?小钟班主跟我不要见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细则方面可以过后详谈,钟氏兄妹此时还有诸多事宜要解决,顾青黛等人便相继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家今天家中有客,陆铭泽本急着赶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无意瞧见,连北川非让顾青黛上自己的车,顾青黛又顿在原地不肯答应,瞬间就改变主意不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铭泽将他的汽车开到顾青黛身后,随之摇下车窗发出邀请,“顾掌柜,我正想去你的茶楼里坐坐,咱们一道回去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连北川就够让顾青黛头大的,这又冒出来个陆铭泽,他刚刚不是走了吗?什么时候又折了回来?

        顾青黛指着身后众伙计,“用不着麻烦陆大公子,我和伙计们一起走回去就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雨也发现顾青黛脚上的鞋跟皆断,憋不住劝说,“掌柜的,你这一瘸一拐的啥时候才能走回茶楼啊?还是让陆大公子送你回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旁的邵山也附和相劝,但他却把顾青黛往连北川的车上引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黛不得不怀疑,他们俩真的是亲戚吗?一家人还说出两家话来?

        邵山是以马雨媳妇儿家远房亲戚身份出场的,这其中都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。

        马雨哪晓得邵山的真实身份,只单纯地看掌柜的受累,恰陆铭泽的车停靠得近些,才催促她快点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北川哪能让陆铭泽得逞,直接下车,欲要来抢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铭泽却率先一步打开车门,马雨顺势就把顾青黛推到车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北川的脸色都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穿着单薄的衣衫,狠狠瞪住顾青黛和陆铭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北川,我今儿手心犯痒,不然一会儿跟你打上几圈?”陆铭泽得意地笑笑,又将车窗慢慢摇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黛则压根就没有瞧连北川,她就是不想和连北川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陆铭泽,她觉得自己早在陆铭贺的归国派对上,跟他已讲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铭泽见她实在太疲惫,只让她在车上小憩一觉,其他的一概都没有提及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那晚陆铭泽在打牌屋里输得很惨,连北川却连夜发烧得了风寒,三五日都没在醒狮茶楼里出现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钟家大戏班本定好的上元节开台演出,被迫推迟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秀频繁地出入醒狮茶楼,找顾青黛商议各项细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茶楼虽和你们戏院规模相仿,但真正属于戏台的地方却不敌你们那二分之一。”顾青黛手握钟家大戏班的花名册。

        钟秀了然顾青黛的意思,“我把大家分成三四班,轮到哪班,哪班再过来登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名角得慎重安排,轮班表小钟班主还是要再思量思量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钟秀接过顾青黛递上来的热茶呷了口,“我跟顾掌柜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已有几位角儿向我委婉提出要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什么大风大浪没见到过,我听闻当初你和大钟班主可是走街串巷一家一家唱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钟秀虽然还不至三十岁,但出道已快二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青黛说到她的心坎儿里,不管戏班变成什么样子,她都有信心重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察署那边连二爷也帮忙打过招呼,我哥今儿也正式去往商会,想从信誉好的钱庄里借贷一笔钱出来度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这时顾青黛才清楚,钟家戏院的那场火是打更人取暖不当所造成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人为却不是蓄意,打更人还是穷苦人,就算已被警察署羁押,亦赔不出钟氏兄妹一分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亏吃得太憋屈,可不咽下去又有何办法?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真的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青黛摇头坦诚相告:“我也是狡猾的商人呀,没有利可图哪会去凑热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倒是坦白,当初我确是看在陆大公子的份上,才同意跟你合作的。”钟秀揉揉鼻尖,讪讪告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直都想问你,当初拒绝我的真正理由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钟秀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冠冕堂皇的话,我从来都没信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年轻,又生得太好看,哪能踏踏实实做营生啊?”钟秀给出真实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相视一笑,钟秀这回算是彻底看清顾青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掌柜的,外面有人要见小钟班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雨带进来钟家大戏班里的一个人,顾青黛也认得她。

        /91/91794/209584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