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2345 - 都市小说 - 福晋在线阅读 - 第25章 缘法也好,命也罢

第25章 缘法也好,命也罢

        这日畅春园深处的热闹,大臣们看不见,而他们的眼线见到了悄悄躲在远处偷看孩子们的皇帝与德妃,这事儿报出来,除了说永和宫里大大小小,依旧盛宠不衰,再编不出什么新鲜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伦之乐的美好,又有哪个大臣敢说皇帝或是德妃和她的孩子们的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一件事,好多人都想不明白,究竟是四阿哥太势利,还是乌雅氏有手腕,为何孝懿皇后仙逝,四阿哥虽没有搬回永和宫生母膝下,但住在阿哥所的他,一天比一天与母亲热络起来,德妃很顺利地就把儿子“收”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渐渐的,他们放弃了琢磨,就认定是四阿哥为人势利讨好生母,而乌雅氏更是心机深重、步步为营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母子俩,都不在乎,当胤禛带着弟弟妹妹在畅春园里撒欢,乌拉那拉夫人觉罗氏,来到阿哥府看望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带了好些孩子用的衣衫玩具,还特地对女儿说:“都是新置办,我那攒着给亲外孙的,好好存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毓溪选了一只精致玲珑的棉布兔子,仔细捏了捏,确认没留下什么针头,才递给孩子玩。

        念佟如今还只会抓和扔,不会把东西捧在手里玩,但毓溪耐心地陪着她,也把小家伙逗得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只在一旁看着,直到大格格被奶娘抱走,母女俩才得以安生说几句体己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额娘别怪我不顾您,这孩子醒来若不见我,就爱哭闹,陪她玩耍一会儿,她就安生了。”毓溪笑着说,“您女婿说自己的闺女是个小人精,才丁点儿大就知道讨好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说:“这是缘分,多少亲母子成了仇人,究竟是孩子不孝,还是当娘的不慈,谁又说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毓溪说:“是啊,您女婿就了不起,嫡母生母跟前都吃得开,要知道其他几位娘娘宫里,母子之间并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警惕地四下看了眼,提醒女儿议论皇家是非时,千万要谨慎,毓溪则想起德妃的告诫,要她坦荡荡的,哪怕有那么些脏东西隐匿在家中,她这个一家之主也要永远凌驾于所有人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额娘,德妃娘娘说我是一家之主。”毓溪对母亲道,“那日听着,我先是愣了,我总以为,好歹加个女字,我只是女主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家之主……”觉罗氏念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很快就想明白了,在德妃娘娘眼里,我和胤禛是一样的。”毓溪骄傲地说道,“额娘您知道吗,一样做皇上的儿媳妇,我比其他几位,都好福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连连点头,想了想,还是对女儿说句掏心窝的话:“成亲前,你阿玛是拦着不叫我对德妃娘娘说实话的,可我觉着皇上和娘娘未必不知道,我们若隐瞒,岂不是多一桩罪过,如今看来更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毓溪颔首:“额娘做得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说道:“我也时常想,皇后娘娘若还在世,你该何等风光荣耀,但那晚我突然意识到,你渐渐长大后,显出了不足之症,为了四阿哥的子嗣,皇后未必再要你了。但这并不是皇后娘娘不好,毓溪,你明白额娘的意思吗,娘娘她处处以四阿哥为先,她所期待的四阿哥,怎么能没有孩子呢。可是,谁能想到,皇后就这么英年早逝,丢下未长大的四阿哥走了,如今你与四阿哥得以成全,都不敢说是缘法,怕是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毓溪笑道:“缘法也好,命也罢,又有什么差别,倒是我们母女都爱胡思乱想,额娘,咱们都别乱想了可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觉罗氏也打起精神来,连声答应:“是是是,我不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之后,母女俩将家里家外的事又说了一些,转眼该是用午膳的时辰,觉罗氏犹豫着该不该留下,那么巧,跟四阿哥的下人赶回来报信,说是阿哥公主们正在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五公主、七公主,还有十三阿哥十四阿哥。”那小厮下马后一路跑进来,一面喘气一面对青莲说,“四阿哥他们都没用午膳,请福晋张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莲赶忙来向主子禀告,觉罗氏当即就要离府,毓溪顾不得送母亲,先带人去查看今晚安排公主阿哥们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边,兄妹五人将马车塞得满满当当,虽然梁总管多派了二十名侍卫护送阿哥公主们出行,但皇上说了不许给大马车,好在都是小孩子,车架承受得住,车厢里虽满得再插不进一只脚,总算也没挤得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打出生以来,这是兄妹五人最“亲近”的一回,温宪和胤禵也不打架了,正商量着如何说服哥哥带他们去府里的靶场练习射箭。

        快到家时,十三的肚子咕咕叫,他腼腆地捂着,五姐姐和十四却嚷嚷起来,他们也饿了,小宸儿躲在四哥身边捂着耳朵,被姐姐和弟弟吵得脑仁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胤禛原本的如意算盘,是想着让弟弟妹妹在园子里吃饱喝足玩疯了后,到家就累得睡下,如此毓溪不至于忙得团团转,更不会被吵闹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皇阿玛偏不让他如意,不给饭吃,撵他们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胤禛算是明白了,阿玛额娘故意的,就欺负他这个大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马车到了家门前,毓溪带着青莲早已等候,弟弟妹妹一个接一个从车上下来,这场面笑得她不得不拿帕子遮掩,光是想一想,就知道胤禛多无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嫂嫂、四嫂嫂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家的马车好窄好窄,四嫂嫂,我的脚都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念佟呢,我的大侄女儿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毓溪和青莲还没回过神,就被弟弟妹妹围上来,小宸儿黏在嫂嫂身边,温宪熟门熟路地带着十四往里头去,只有十三规规矩矩向嫂嫂请安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胤禛走来摸了摸他的脑袋,夸赞道:“还是胤祥好,一会儿四哥带你去射箭,让他们在一旁看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吃饭吧,什么时辰了,他们一定饿坏了。”毓溪挽起小宸儿,招手让十三跟上她,带着弟弟妹妹就往府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膳厅里早已摆下丰盛的饭菜,温宪和十四先到了,到底是懂规矩的,都等着没敢动筷子,直到胤禛坐下,见一群小家伙眼巴巴地望着自己,才赶紧拿起筷子说:“都吃饭吧,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膳厅里顿时热闹起来,毓溪好新鲜的看着眼前的光景,胤禛忽而在桌底下握了她的手,夫妻俩目光交汇,她看得懂丈夫的眼神,他是高兴而骄傲的,只是心疼自己受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听温宪口齿不清地说:“嫂嫂,你们成天在一起,看来看去,还看不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毓溪脸红了,佯装给一旁的小宸儿夹菜,胤禛则威胁妹妹:“一会儿吃了饭,你还欠着手心板子,可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宪大大方方地伸出手:“打吧打吧,本公主什么场面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哥哥真的伸手来打,吓得温宪缩回去,引来十四大笑,姐弟俩又掐起来,吓得毓溪赶紧来劝,命丫鬟搬了凳子,她坐在中间,将两个小祖宗隔开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91/91784/2021259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