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2345 - 都市小说 - 福晋在线阅读 - 第44章 宝云是唯一待我好的

第44章 宝云是唯一待我好的

        “寄人篱下”四个字,戳痛了郭络罗霂秋的心,也叫安郡王妃尴尬起来,自觉说错了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想到,堂堂皇子也有不顺意的,居然也要寄人篱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前你年纪小,宫里的事不必对你提起,如今你要去给皇上当儿媳妇了,就该说道说道,不然说错话办错事,好心还成了罪过。”郡王妃轻轻一叹,说道,“去你屋里,关于八阿哥的,舅妈知道些什么,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舅妈……”郭络罗霂秋犹豫几分后,又道,“舅妈,四福晋今日不接待二表嫂送回礼,老太太那么生气,舅妈您不生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安郡王妃倒是从容:“这是往后你也要学的道理,虽说有些不客气,可身份地位摆在眼前,四福晋虽与你二表嫂同辈,可她是阿哥府女主人,是皇帝的儿媳妇。你二表哥不过是家中侍妾生的次子,二表嫂从来不当家不理事,今日更非独独跑四阿哥一家,既然咱们府里能忙不过来,四福晋自然也能忙不过来,哪怕老太太觉得面上无光,也不能去外头挑四福晋的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舅妈,我明白了。”霂秋心中一定,她不希望恶毒的老婆子,去欺负那么善良温柔的四福晋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郡王府笑道:“你是聪明的孩子,走吧,还有好些话要交代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之后的日子,宫里宫外为了七阿哥、八阿哥的婚事忙碌,天也越来越冷,一场一场大雪,转眼就入了腊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初定宴前一日,趁着午膳后不忙,胤禛进宫来,带给胤祐、胤禩两个弟弟一些散碎银子,好让他们之后打赏下人,怕他们年纪小,顾不过来,反遭奴才欺负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巧,在阿哥所外遇见胤禩,他也来找七阿哥,就一并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你们四嫂嫂的心意,打赏下人不要小气,等长大了再慢慢拿捏他们。此外,之后若有难处,就让弟妹去府里找四嫂嫂,自家妯娌,不必客气。”胤禛对两位弟弟说,“只是我们夫妻也年轻,若遇见大事,还是要及时向皇阿玛和娘娘们禀告,不要擅自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四哥,多谢四嫂。”两位弟弟纷纷行礼,胤禛知道他们忙,便说去探望苏麻喇嬷嬷,和弟弟们别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目送兄长往苏麻喇嬷嬷的住处走远后,七阿哥便打开匣子看了眼,欢喜地说:“四嫂嫂实在贴心,难怪皇祖母和娘娘们都疼爱她,但愿我家福晋也是个贤惠女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胤禩笑道:“七嫂必然贤惠,但七哥也要好好待人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七阿哥却说:“只要她愿意随我做一个闲散之人,别因为我是皇子,就盼着我去争什么抢什么,家里的日子必然好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闲散”二字,叫胤禩听着,不禁又回头看向四阿哥离去的方向,细想自己的决定是没错的,四阿哥和四嫂嫂,是最值得托付也最不能托付的人,唯有向往一辈子闲散安逸的七哥,才真正合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七哥,我有件事求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还求上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七阿哥打发小太监去收好碎银子,便与八阿哥离了阿哥所,一同往书房的方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上,胤禩道:“惠妃娘娘抱养我后,实则是她的宫女宝云将我抚养长大的,伺候了我十几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七阿哥问:“这些我都知道,宝云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胤禩一脸严肃地说:“七哥,我就不顾忌了,其实所有人都知道,宝云是昔日太皇祖母放在惠妃娘娘身边,长辈们之间有什么事,我们不该多嘴,但宝云就是替太皇太后看着惠妃娘娘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皇祖母去世后,她本可以离宫去享清福,但她舍不得我,不肯走。而惠妃娘娘多年积怨,见宝云没了庇护,就对她非打即骂,连她的宫女都敢欺负宝云,直到那几个宫女离奇死亡,惠妃娘娘才收敛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七阿哥听得背脊发寒,镇定下来后说道:“如今不是好机会,你将宝云带出去,她来为你管家,再可靠不过,就像四哥身边的青莲姑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胤禩垂下眼帘,摇了摇头:“不一样,七哥,宝云是最忠心的,若跟我走,将来指不定又要陷入什么两难的境地,我不能再把她带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七阿哥到底也是念书学本事的,这下终于明白了,宝云其实如今算是皇阿玛的人,只不过皇阿玛之前不管她,但将来就难说了,便道:“你想让我带走宝云?”

        胤禩抱拳道:“求七哥成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七阿哥不免犹豫,说道:“或许你为她置办一处宅子,买几个丫鬟,也能叫她安度余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胤禩摇头:“她久在宫中,知道太多的事,本就不能轻易外放,若叫她单独过日子,从敬事房一路往上,层层把关,甚至会闹到皇阿玛跟前,宝云必定不愿意,我也不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七阿哥轻轻一叹:“如此看来,交给我带走,放在我家里,是最简单可行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胤禩深深作揖:“七哥,宝云的花销我会按时交给您,绝不花费您府中一个铜板,七嫂嫂将来若有顾虑,我亲自去解释。宝云十分善良,她绝不会干预您府中任何事,只要给她一间能遮风挡雨的屋子,让她摆弄花草、或养一两只猫狗打发日志,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弟弟眼圈泛红,七阿哥心软了,虽说彼此生母都是贵人,但他这个先天跛足养在阿哥所的,反而要比被惠妃娘娘抱去的弟弟过得好百倍千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额娘戴贵人,随端嫔娘娘住在钟粹宫,而德妃娘娘就是从钟粹宫出去的,如今上上下下都是她庇护着,阿哥所的宫女太监,明知道残疾的皇子没前程,但有永和宫在,就没人敢对他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八阿哥就不同了,偌大一个皇宫,那么多的娘娘,还有他的生母在,却没有一个人,能真正护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姐妹之外,宝云是唯一真心待我的,比惠妃,比我额娘都好。”胤禩抵着脑袋,方才抱拳的双手落在两边,依旧紧紧握着拳头,“七哥,你若愿意收留宝云,我会一辈子感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七阿哥说:“我会好好和你嫂子解释,我也知道宝云好,你放心,她去了我府里,绝不会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胤禩眼含热泪,几乎要给哥哥跪下,被七阿哥拦住,拉着他往阿哥所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/91/91784/20212619.html